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广告位
当前位置: 主页 > 户外 > 户外资讯 >

自然教育产业(在线)论坛举行 跨界联合驱动行业可持续发展

2020-07-16 16:18 [户外资讯] 作者:风 来源于:未知
导读:7月14日,自然教育产业(在线)论坛举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满,台湾师范大学环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周儒,全国自然教育网络秘书长陈志强,教育专家、育儿

  7月14日,自然教育产业(在线)论坛举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满,台湾师范大学环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周儒,全国自然教育网络秘书长陈志强,教育专家、育儿知名博主王人平,浙江大学旅游管理系副主任吕佳颖等政界、学界、产业界代表在线上齐聚,从不同维度探讨自然教育产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据了解,这是自然产业发展中心成立以来举办的首场行业活动。自然产业发展中心旨在搭建一个集政府、产业企业、学术研究机构等资源于一体的行业交流平台,进行信息交流、政策研讨、行业对话、科研合作、数据库建立、项目投资对接等,推动行业互利互惠、产业发展。自然产业发展中心的指导单位为自然教育产业国家创新联盟,该联盟由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牵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批准并监督指导成立。

  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满在论坛致辞中表示:“从一定意义上说,自然教育产业是对传统科普宣传工作的系统化和市场化探索,也是对现有学校教育体系的有益补充。不单只是把自然教育作为一门学科,而是把它作为一个产业类别来研究,会更加有利于自然教育产业破土成长,帮助其成为支撑我国国民经济的又一新兴产业。”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满视频致辞

  “自然教育是集科普教育、环境保护、文化旅游、农林产业等于一体的跨界产业,开展自然教育产业对于精准脱贫、乡村振兴以及提高人民健康福祉,能够起到重要推动作用。”自然产业发展中心联合发起人厉瑞男表示。

  素有“台湾自然中心之父”之称的周儒认为,环境学习在具备社会价值的同时,也可以有经济价值。“自然教育强调一手经验,在做中学,这在本质上属于体验经济,创建一个有体验经济特色的自然教育产品整合服务平台,有效地连接消费端和供应端,这对自然教育行业的发展十分重要。”

  

  台湾师范大学环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周儒发表演讲

  知名教育学者王人平从育儿的角度,分享了他对自然教育的看法,王人平表示:“自然是最好的学校,大自然不仅给予孩子知识,让孩子获取知识的方法和路径,还能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一个孩子感受美、欣赏美、分享美的过程,就是这个孩子认识自己、接纳自己、创造自己的过程。”

  吕佳颖分享了文旅融合视角下的自然教育发展,据吕佳颖介绍,文旅融合下的研学包含科技、主题、乡村、工业、自然等多种场景;自然教育则包含教室场景、生态资源、健康疗法、服务学习等四种形态,自然教育的对象除了亲子外,还可以作为学生的第二课堂,中年人放松、老年人康养的方式。

  会上,自然产业发展中心研究工作委员会发布了自然教育的产业研究与发展思考产业图谱V0.9,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视角分析自然教育产业。在宏观视角下,从产业角度解读自然教育,梳理自然教育流程关系与环节,预测产业融合发展的演化过程,分析产业主体的角色和分工,中、微观视角提供了两个研究案例,分别是自然保护地场景下的自然教育解说咨询服务、基于自然保护地开展的课程设计与人员培训服务。

  

  自然教育产业服务链,来自自然产业发展中心

  “之所以称之为0.9,是因为我们希望更多跨界伙伴加入,一起丰富自然教育产业的多样性,续写0.1的无限可能。”厉瑞男解释道。

  据了解,此次论坛持续三天,分为三个板块,第一天为政产学研对话;第二天为供需对接,通过业务需求方的诉求介绍和供给方的业务能力和案例展示,促进供需洽谈交易;第三天为产业后端金融服务需求展示,以及自然产业发展中心的整体规划。

  本次论坛受到了政产学研各界代表的支持,筹委会由霍博学院、大地之野、坚果部落、新生态、荒野科学、友善种子、归然教育、浙大建筑设计研究院、福建农林大学等组成,执行单位为杭州像花儿一样科技有限公司。

  疫情催生自然产业发展中心 让行业交流常态化

  据全国自然教育网络发布的《2018自然教育行业调查报告》,自2010年起,自然教育机构成立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2015年实现跳跃式发展,同比增长106%。近几年,国家各级部门也大力推动自然教育的发展,生态环境部推动自然学校、环境教育基地、国际生态学校项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推动各类自然保护地大力开展自然教育工作,教育部主导研学基地和绿色学校项目,旅游部推进研学旅游等,为中国自然教育行业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政策和资源支持。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方兴未艾的自然教育行业以一记重击。据陈志强介绍,2月份全国自然教育网络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显示,因疫情取消或推迟的活动或课程数量多达5080场,83%的机构预估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将下降。收入减少了,而人员、办公等成本支出不变,有部分机构还要向进行中的大型基建项目持续投入成本,从而造成现金流紧张。74%的机构账上余额无法支撑6个月,64%的机构只能支撑不足3个月。

  疫情让自然教育行业面临巨大挑战,但也衍生出新的发展契机。在后疫情时代,由霍博学院、坚果部落、大地之野等自然教育机构提议,在全国自然嘉年华组委会、自然教育网络(杭州)等组织的支持下,众多自然教育机构和个人联合发起“自然教育在线私董会”“自然教育行业共促计划”两项行业活动。自今年2月起,已连续开展20余期公益课程和交流活动,汇集超过3000名自然教育行业伙伴,数百家自然教育机构及相关跨界机构。在此基础上,“自然产业发展中心”成立,让行业的交流合作得已常态化、可持续化。

  

  据厉瑞男介绍,自然产业发展中心三年内的目标有三个:一是举办10场产业会议,促成跨界合作,每年促成交易金额1亿元;二是组织进行产业现况调研,促成国家或地方层级的行业规范;三是打造机构展示与交易平台和专家智库,帮助机构获客、创造盈利,中心成员营收规模达到10亿元。

  跳出圈内交易逻辑,为行业提供三大价值

  自然教育行业在持续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规模小,盈利少,缺乏统一标准和规范,缺乏专业的人才培育体系等一系列问题。

  《2018自然教育行业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在接受调研的398家自然教育机构中,69%的机构年运营费用不超过50万元,86%的机构全职员工在20人以下,84%的机构年服务人次在5000以下;在机构提供的常规自然教育活动服务收费方面,84%收费在500元以下,39%的机构未实现盈利;新客开发压力大,56.4%的机构留存率不到40%。人才不足、经费不足、市场开拓难是机构面临的三大挑战。

  “长期以来,自然教育产业停留在圈地自嗨的阶段,我们中心的成立就是要跳出圈内交易逻辑,打通圈内外交易渠道,为产业发展提供破局方案。”厉瑞男表示。

  据了解,自然产业发展中心下设研究促进工作委员会、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投资促进工作委员会,从三个层面为行业提供价值。

  在研究层面,自然产业发展中心将建立自然教育相关产业的基础信息数据库、推动政策、研究机构和高校专业设立,发布产业白皮书,研究国内外自然教育及相关领域,成立集合国内外高校、研究机构、政府的专家智库,形成中国特色的自然教育理论基础和方法体系。

  在产业层面,打造一个S2G2B的交易平台,汇集政府、学校、自然教育产业、文旅产业、农林产业等各方资源,撮合供给方和需求方,实现破圈交易,解决机构市场拓展的难题。此外,自然产业发展中心将联合产业链上下游参与者,建立机构间良性合作规则和标准,同时为产业提供信息、产业培训、人才库、在线学习等服务,帮助解决缺乏行业标准和人才匮乏的问题。

  在投资层面,打造自然教育产业的创投孵化生态圈,自然产业发展中心将通过投资促进工作委员会建立投融资对接平台、自然教育创业嘉年华、重启未来投资俱乐部和自然教育创投孵化器,服务行业内企业的投融资需求,为社会和相关投资机构发掘从“被管理”迈向“自管理”趋势下的自然教育产业的生态投资价值,促进和优化自然相关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自然产业发展中心致力于汇集一群具有创业、企业家精神的伙伴,以开放、包容、实干的心态,通过商业的首发、科学的方法创造商业价值、解决社会问题。”厉瑞男表示,“我们欢迎所有对自然产业有兴趣、且对其抱有信心和希望的行业各从业机构与伙伴,以及对地方发展实践缺乏理论与实践支持的职能部门,对如何跨界融合进行升级和创新怀有期望的伙伴,加入自然产业发展中心,成为我们的发起机构,共同推动自然教育产业发展。”

(编辑:风)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